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会记得(1 / 2)

正如姜湛说的那样,当天夜夜里,他如约而至。

迟婉婉看着满派悠闲的坐在自己房内的姜湛,直奔主题的问道:“少主,深夜前来,不妨我们有话直说吧,你到底和我师傅是什么关系呢”

对于迟婉婉的直接,姜湛也不甚在意的挑了挑眉然后放下了手中的茶盏,浅浅的笑了笑道:“祁方前辈曾救过在下一命,在下对于前辈之徒自然是会以礼相待的”

“哦!”迟婉婉闻言,话语中不免多了几分的兴趣,看来这个姜湛确实大有来头,要不然以祁方那个古怪的性格,怕是一般人都入不了他的眼吧。

“既然如此,看来我和少主也算是颇有渊源了”按照迟婉婉的性格,自然是伸手不打笑脸人的,她向来喜欢先礼后兵的。

在不知道姜湛的真正身份之前,迟婉婉对于他的话还是抱着持疑的态度。

姜湛自然听出了迟婉婉话中的怀疑,不置可否的笑了笑:“这么多年,我竟然不知道祁方前辈竟然又收了一个徒弟”

迟婉婉心中一怔,看来这个姜湛确实是知道师傅的,要不然不会师傅在收自己之前便收了柳清寐为徒了。

“我的修为不足,师傅怕我说出去了辱没了师门,要不是少主看出了,自是无颜提起的”迟婉婉半真半假的回到。

知道迟婉婉是谦辞,姜湛也只是微微的笑了笑,只怕她这样的年纪,修为能够到达她的水平的人江湖上都没有几人的吧。

“既然姑娘是祁方前辈的徒弟,在下不得不提醒姑娘一句,不要掺和到炎城的事情当中”姜湛的金色的面具在烛光下泛着森森的寒光。

“看来少主陈然是知道些什么了......”迟婉婉看向了一边的姜湛,眸间的笑意也多了几分的深沉。

初夏的夜晚,风已经带着几分的燥热。

姜湛走后,迟婉婉犹豫了再三还是走出了门,虽然她还没有想好怎样面对萧岐,但是想到刚刚姜湛的话,终究她还是敲响了萧岐的房间。

“进来”清明而低沉的声音,看来他还没有睡啊。

迟婉婉深吸了口气,挂着自己招牌的浅笑,推门而入。

好像猜到了迟婉婉会来一样,萧岐此时只是安静的坐在桌前,手中的茶水早已凉的彻底。

见是迟婉婉,萧岐只是淡淡的抿了口茶水道:“坐吧”

迟婉婉也不推辞,说来也奇怪,以前理他最近的时候,她从来没有资格主动的在他的身边坐上一坐,如今离远了,她却成了可以与他并排而坐的关系了。

她不动神色的坐下:“我们猜的没错,姜湛确实知道些什么”

“怎么说?”萧岐的神色如常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