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1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440 字 2个月前

盛夏炽热,窗外一阵聒噪的蝉鸣。明亮刺眼的阳光灼在皮肤上,烧出些许刺痛感。

懒倦的午后,困意浓郁。

槐星耷拉着眼皮,好像还没从睡梦中苏醒,迷迷糊糊听着室友的催促声:“跑快点,这节是管理学,迟到早退都会挂!”

槐星被她们拽着胳膊,赶在上课铃响之前冲进教室。冷风骤然吹散她们身上黏腻的热气。

放眼望去,阶梯教室几乎坐满了人,只有靠窗会晒着太阳的地方留出了几个位置。

她们刚坐下,槐星迫不及待拉上窗帘,将阳光关在窗外。

“星星,你要死啦。你又不带书?”

槐星懒洋洋打了个哈欠:“我忘记了。”

“等会儿殷老师看见又要骂死你。”

“他有哪天不骂我吗?”

“……”

闹哄哄的教室逐渐安静,殷平守表情严肃站在讲台上,鼻梁上架着一副细框眼镜,腰间别着扩音器,他拿起教课桌上的名字单,清了清嗓子:“上课之前,我们先点个名。”

槐星心不在焉,放空了眼睛,心思也飘的很远。

她的老公前几天回国了。

三年没怎么联系,都变得生疏了。

槐星摸出手机,找到那个熟悉的名字,沉默片刻后打开了对话框,指尖在屏幕上轻轻戳了几下,打出一排的字——

【我朋友说,我这几年的日子与守寡无异。】

槐星盯着对话框里这行字看了很久,又默默删掉。不行,这个语气太像怨妇。

她重新戳了一句话——【老公,你想我了没?】

过了一会儿,她觉得还是不行,太像装熟,自取其辱。

槐星手机上的字打了又删,迟迟决定不了给他发什么才好。

【吃饭了吗?】

【倒时差的如何了?】

【你好,两年不见,你还记得你有一个正在上大学的小娇妻吗?】

删删减减,按不下发送键。

炙热的阳光争先恐后从缝隙里钻进来,燥热的天气,让槐星心里也多了几分烦躁,她拧开矿泉水瓶,仰起纤细的脖子,默默喝了几口水。

喝完水后,她心里的烦躁并没有得到缓解。槐星一言不发,低头望着两人空白的微信聊天记录。

唉,叹了口气。

她懒倦趴在桌子上慢悠悠的打字,实在没有忍住——

【请问,你死了吗?】

【没死可以理理我吗?】

槐星正要将这两句话删掉,室友抬起胳膊肘猛地推了推她,指尖触碰到发送键,她都没有察觉。

赵敏低声道:“点你名了!”

槐星抬起头,发现教室里的人目光几乎都朝她的方向望了过来。

殷平守黑着脸,眼睛直直盯着她,冷笑了声后说:“槐星,没到是吧?挂了。”

“到!老师我到了。”

“我看你也不是很想上我的课,下次别来了。”

殷平守是院系里出了名最严格的老师,说话也相当直接刻薄。

槐星小心翼翼开口:“老师,这样不太好吧?”

殷平守胸口起伏剧烈,他将点名表放回桌面,恨铁不成钢看着她:“这不好得很?你真别来了,我期末给你九十九分。”

槐星认真的想了想,还是决定装死,顶嘴就是火上浇油。

殷平守见她不说话,火气果然就没那么大,放过了她,转身打开课件:“上课!”

槐星重新坐回原位,小声地说:“下次挨骂我还装死。”

赵敏偏过头,多看了她几眼,槐星长得非常漂亮,皮肤白皙细腻,脸蛋只有巴掌大小,樱唇齿白,眼睛珠子漆黑圆溜,两颗兔牙又显出几分无害的稚态。

她说:“谁让上学期只有你一个人挂了他的课,他肯定早就记住你了。”

管理学的课无聊又催眠。槐星勉强打起精神,听了五分钟课就放弃了。

她重新摸出手机,打开微信看了看,才发现方才那条消息已经在十分钟之前发了出去。

少女睁圆了眼睛,傻傻看着屏幕上的两句话——

【请问,你死了吗?】

【没死可以理理我吗?】

槐星想撤回也已经过了时限,她绝望的闭了闭眼睛。

江从舟死没死她不知道。

但她是真的活不下去了。

槐星侥幸地想,反正江从舟也不喜欢她,说不定早就把她的消息设置成为不打扰,根本不会看见这两句话。

她不断给自己洗脑:

没事。

不慌。

问题不大。

叮的一声,屏保弹出消息。

江从舟:【?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