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4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825 字 2个月前

赵敏久久无言,回过神来对她竖起大拇指:“你还挺牛逼。”

槐星也很有羞耻心,她生硬解释:“是意外。”

她还以为她在做春梦。

第二天醒来人都傻了。

赵敏开始替她分析,“所以你们结婚,是因为他要负责?”

槐星想了想,点点头:“好像是的。”

“他长得帅吗?有钱吗?”

“很帅,好像也挺有钱的。”

赵敏陷入了沉思,然后她说:“他条件这么好,这就有点难追了。”

槐星蔫蔫趴在桌子上,表情惆怅:“可是我长得也不差呀。”

从小到大都被人夸漂亮。

赵敏多看了她几眼,“确实。”她很纳闷:“不过为何年年校花评选都轮不上你?”

投票永远都是无人在意的第二名。但赵敏也看过其他竞争对手的照片,不带任何滤镜的说,属实不如槐星。

气质上就差了一大截。

槐星淡然道:“可能他们眼睛都瞎了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槐星听不得校花这两个字。

乔向晚那个时候就是十六中高中部的校花,江从舟是校草。

这两个人还不在同一个班级的时候,槐星就总能听见别人将两人的名字放在一起。

赵敏安慰她:“日久生情,感情处着处着就来了。”

槐星听见这话心里反而更难受,她抬起眼皮,说:“我和他都认识七年了。”

从初二到大三。

已经过去了很漫长的一段岁月。

赵敏好心给了她一个提议:“要不然你换个人喜欢吧。”

槐星叹气,认真地说:“我倒是想,可我这个人优秀品质太多,专情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赵敏看她如此乐观,选择了闭嘴。

槐星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,她扫了一眼,是林就打来的电话。

还没下课,槐星想都没想按下挂断键。

三分钟后,她的微信收到了狂轰滥炸。

林就:【?】

林就:【挂我电话?】

林就:【翅膀硬了?】

槐星看完只想说无语。

她慢吞吞回复了三个字:【在上课。】

又过了一会儿,林就发来几个字:【我爸喊你今晚回家吃饭。】

【噢。】

回完消息,刚好也下课了。

槐星整理好书本回了趟宿舍,收拾好东西打车回了家。

十月的太阳,依然毒辣。烈日悬空,空气仿佛都是滚烫的。

槐星从小区门口走回家,这一小段路身上就出了汗。

黏糊糊的汗水贴着皮肤,很不舒服。

槐星从包里找出钥匙,拧开房门,弯下腰在玄关处换上自己的拖鞋。

她的额头沁着涔涔的汗珠,进到客厅吹了冷空凋,才没有那么热。

槐星没有在客厅看见林就。

这非常好。

自古以来后妈的孩子和原配家的孩子,大多数都合不来。

家里养的小柯基闻着她的味道从阳台的小窝朝她扑了过来。

这条小柯基是槐星捡来的,小时候生了病被上一任主人弃养,她于心不忍就带回了家。

林就为此还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他非常不喜欢猫猫狗狗,嫌脏还嫌麻烦,并且还对她放了狠话:“狗和你在这个家只能活一个。”

槐星也没和他吵,很冷静地说:“行,这个家果然容不下我。”

林就挑眉,洗耳恭听。

槐星继续说:“我会和林叔叔说主动滚,省得碍你的眼。”

林就怒道:“告黑状算什么本事?”

槐星倒也坦诚:“我没本事。”

小柯基最终还是在这个家留了下来,平时都是她妈妈在照顾。

槐星蹲下揉了揉小柯基的脑袋,随后找到狗绳给他套上,带着他去小区楼下溜达了两圈。

小柯基一天没出门,撒开脚丫子狂跑。

槐星差点都管不住他,她气喘吁吁,冒了很多汗,“团团,该回去了。”

小柯基在她腿边打转,激动的摇尾巴,舍不得离开。

槐星牵着他回了家。

林就的午觉似乎睡醒了,坐姿懒散窝在沙发里,头发看着有些凌乱,面无表情看着电视机里正在直播的球赛。

他听见开门声,转过头往玄关的方向看了眼,又默默收回冷冷淡淡的目光。

“你老公怎么也来了?”

“谁?”

林就装模作样:“你老公,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。”

槐星事先并不知道这件事,她有些诧异:“他在哪儿?”

林就关了电视:“你的卧室。”

正说着话,江从舟就从槐星的卧室里走了出来,看着林就同他打了声招呼,随后解释:“阿姨打电话让我过来吃晚饭。”

槐星在江从舟面前向来都不太会说话,嘴巴很笨,反应也跟着迟钝。

她噢了噢。

林就压根不关心这两口子之间的事情,对江从舟也没有好脸色。

林就的目光慢慢转移到她身边的小柯基上,皱着眉万分嫌弃:“你今天带他遛过了?”

槐星解开团团脖子上的项圈:“是的,遛了两圈。”

“拉过了没?”

“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