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5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543 字 2个月前

槐星内心的道德在拉扯,看还是不看?

她犹豫的时间,手机屏幕亮起的微光已经灭了。

过了几分钟,槐星还是抵抗不了好奇心,拿过他的手机,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江从舟的手机屏锁密码。

槐星又将手机放回原处,她承认她嫉妒了。

她趴在桌子上默默地思考,为什么这两个人还有联系?

不是!前男女朋友吗!

为什么!没有拉黑双删!

槐星生着闷气,满眼写着不高兴,过了一会儿,她不断给自己洗脑——都说真心爱过的恋人在分手的时候会撕破脸皮,删除所有联系方式。既然还留着微信,说明江从舟和乔向晚的感情也没有那么深。

好吧。

她骗不了自己。

她就是个小气鬼。

她就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小抠门。

槐星现在十分的暴躁,胸口里憋着一口气,上不去下不来。

房门忽然响了两声,蒋春绮隔着门对她说:“星星,出来吃晚饭。”

槐星恹恹的嗯了嗯,“好。”

她从半死不活的状态中慢慢恢复,补了个妆,才慢吞吞走出去,打开门闻到了一阵诱人的香味。

槐星走到客房门口,轻轻拧开房门,透过缝隙看见床上的男人。

黄昏的余晖穿透白色纱帘,每一束光影恰到好处。槐星轻手轻脚走到床边。面对这张好看的脸忍不住多看了几眼,漂亮的眉眼舒展平和,睫毛浓密长翘,落下片片阴影。

槐星轻戳了下他的胳膊,小声的叫了几句他的的名字:“江从舟,起来吃饭了。”

男人浅眠,眼睫颤动,随后缓缓抬起眼皮,倦意浓郁,他好像还没怎么睡醒,喉咙里发出一个懒倦的嗯字。

江从舟起了床,刚睡醒说话声音有点沙哑:“你先去,我洗把脸。”

槐星点头:“哦,好。”

晚饭丰盛,蒋春绮做的都是槐星爱吃的菜。

不过槐星没什么胃口,她满脑子还是那个问——为什么!不拉黑!

林就坐在她对面,眼神犀利盯着她,冷不丁甩出一句:“你涂口红了。”

槐星一下子绷紧身体,保持镇定说:“是的,怎么你羡慕了吗?”

林就眯起眼睛:“吃饭涂什么口红?”

槐星很冷静的回答:“你管我。”

槐星吃了两口就放下了筷子。

林就看不顺眼,语气有些不客气:“你在外面吃饱了?”

槐星假装听不出他话中的嘲讽,抿了抿唇,吐字道:“我减肥。”

林就挑眉:“胖子确实比较容易自卑。”

槐星沉默片刻,淡淡地说:“你想多了,有你当衬托我有什么可自卑的。”

蒋春绮见这两个孩子快要吵起来,及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,她皱着眉:“星星,不要顶嘴,好好吃饭。“

槐星真的觉得委屈,每次她和林就吵架,她母亲只会一味指责她。

寄人篱下的日子并不好过,槐星起初也是能忍则忍,小心谨慎,不愿惹人不快,给人添麻烦,但是无论她怎么做,林就讨厌她就是讨厌她。

所以后来,她不会再做任何讨好林就的事情。

槐星低着脸,不想说话。

江从舟淡淡说了句:“她想吃就吃,不想吃就不吃。”

蒋春绮皱着眉:“你不要惯着她,脾气越惯越差。”

槐星咬牙不作声,这话太过刺耳,伤及自尊,她忍不住想要反驳。

江从舟悄声无息握住她的手腕,先她一步出声:“她是我的妻子,我自然是向着她的。”

槐星已经很久没有被人维护过,眼眶不争气的发热。

蒋春绮张了张嘴,还想开口说些什么。

江从舟面不改色打断她,尽管脸上依然和颜悦色,可神情里的淡漠有目共睹,微微泛冷的眼神,透出一种分辨不出喜怒的威严。

“脾气再差,我也受着。”

吃过晚饭,程国生和蒋春绮牵着狗去小区楼下遛弯。

江从舟回房间洗了个澡,客厅里只剩下槐星和林就两个人。

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联播,林就换到财经频道,电视台的主持人字正腔圆在播报最新财经新闻。

槐星捡起茶几上的遥控器,一声不吭换到了综艺频道。

“换回来。”

“你说什么?没听清。”

“换回来。”

“听不清。”

槐星在林就压不住火发脾气之前,抿了抿唇不情不愿地说:“我不想看无聊的财经新闻。”

林就冷笑:“我也不想看弱智的综艺节目。”

槐星很满意的点点头,用十分真诚的语气和他说:“那正好,你别看了。”

林就:“……”

槐星表情无辜:“你不是不想看?我成全你。”

林就横着冷眼朝她扫了过去,盯着她乌黑圆润的眼睛,“我动手抢的时候你别哭。”

槐星耳朵里只听见了“动手”两个字,她抬起眼眸和他直视,用笃定的语气说:“你要家暴我。”

她主动把脸凑过去:“你动手吧,反正你也想打我也不是一天两天。”

林就望着忽然凑近的脸,不复镇定,不大自然挪开眼,他握紧拳头,绷着冷脸迟迟没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