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7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434 字 2个月前

槐星的骨气大概只能维持几秒钟,她咳嗽两声,划开手机屏锁,面对赵敏一言难尽眼的眼神注视,画蛇添足地解释:“我就看看我不回。”

赵敏点头:“明白,我就蹭蹭不进去。”

槐星抿唇:“你说话不要这么刻薄。”

赵敏继续朝她敷衍的点点头:“你说话也不要像放屁。”

槐星没再作声,点开微信消息——

江从舟:【喜欢吗?】

槐星的指腹搭在键盘上,耳边泛起一声冷笑,她抬头看见赵敏脸上的嘲讽,眼神飘忽,心虚地说:“你也看见了,这次是他主动来当我的舔狗。”

赵敏顺手拿起桌上的苹果塞进她的嘴里:“你别说话了,没出息的东西。”

槐星也觉得自己很没出息,她叹了口气,低头认真在键盘上敲字,琢磨好几分钟,还是没决定好回复什么。

赵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:“你就说喜欢。”

槐星拒绝:“这和回哦字有什么区别?立马就把天聊死了。”

赵敏无语:“那你想回什么!?”

槐星打下一行字——【贵的我都喜欢,下次可以直接发红包吗?】

赵敏看完她的回复,发自内心地说:“你为了引起你老公的注意,还真是豁得出。”

话音落地,江从舟发来的消息又跳了出来,他似乎很忙,腾不出手打字,直接回了语音:“零花钱又花完了?不聊了我先忙了。”

随后他给她转了五万块钱。

赵敏看着槐星手机里多出来的这笔巨款,真心实意地问:“你老公还缺小三吗?”

槐星收到钱并没觉得多开心,她颓丧着小脸,神情萎靡不振:“两句话,才聊了两句!他昨天和他前女友聊了足足八分四十三秒!”

赵敏面露惊恐:“你还数这个?”

槐星点头:“没错,我就是个妒妇。”

赵敏重重叹了口气,拍她的肩膀安慰她:“这有什么意外的?你老公又不爱你。”

槐星挥开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,有气无力:“请你停止伤口上撒盐行为。”

槐星发现江从舟送来的包,确实很好看。

她背着这个包去上课,吸引了班上女同学的众多目光,范欣意在上课前挤到她身边的位置,盯着她的包,挪不开眼,她问:“姐妹,你中彩票了吗?还是你去银行抢钱了?”、

槐星愣了愣:“何出此言?”

范欣意伸出颤抖的手指,小心谨慎在她的包上摸了两下,“原来这就是金钱的质感。这个包要四五万。”

槐星思索了一会儿,面不改色地说:“哦,我买的假货。”

范欣意说:“看起来不像啊。”

槐星的表情不像在说笑,板着张漂亮的小脸,说话一本正经:“高仿,a货。”

范欣意在她脸上找不出撒谎的痕迹,竟然就相信了她的话。

这节又是严守平的课,槐星怕又挨骂,不敢开小差。

一整节课,槐星老老实实听课,乖乖巧巧做笔记,认真发奋的学习。

严守平对她刮目相看,甚至有点不习惯,课间抽查了一部分同学的ppt作业,其中就有槐星的名字。

槐星被叫起来的时候,迟疑几秒后如实招供:“老师,我忘记做了。”

槐星有很严重的拖延症,作业永远都要拖到截止日期之前写。昨天晚上难过到睡着,临到头也没想起来自己还有份ppt要写。

槐星感觉严守平看着她的眼睛好像要喷火,严守平三十多岁就被学生气出了白头发,也怪不容易。

她叹了口气,为了严守平的身体健康着想,她抱起书主动问:“老师,那我走?”

赵敏和范欣意用书挡着自己的脸,躲在书后憋笑差点憋断气了。

严守平也气到发笑:“下了课拿着电脑去我办公室补。”

下课后槐星不得不回宿舍抱上电脑,去严守平的办公室补作业。其他老师看见她已经见怪不怪,能怡然自得使唤她端茶倒水。

槐星花两个小时弄完ppt,脖子发酸,仰头靠在椅子上休息了几分钟,缓解疲劳后慢悠悠将包装进电脑里。

回宿舍的路上,槐星接到了宴臣打来的电话,男孩说话像吃了□□,劈头盖脸就问她在哪儿?

槐星被闷热的天气搞得心情烦躁,“在宿舍。”

“出来吃饭不?

“你请客?”

“不是,周承安请客。”

“那我没兴趣。”槐星进了宿舍,站在冷风下对着吹,“你掏钱我倒是可以考虑给你这个面子。”

宴臣炸毛。原地跳脚:“你怎么就喜欢敲诈我?”

槐星说:“当儿子的孝敬你爸爸不是应该的吗?”

宴臣和槐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,槐星的父母没有离婚之前,就住在他家隔壁。

同一栋家属楼的对门。

槐星小时候就很彪悍,宴臣当了她好几年的跟屁虫。

槐星的父亲嗜赌成性,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,她父亲还是个家暴惯犯,宴臣那时候经常听见槐星家里传来的痛哭求救声。尖锐刺耳,听得人心尖发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