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第 24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665 字 2个月前

卧室里,江从舟转头看着她脸上有些不安的表情,云淡风轻问了句:“还有被子吗?”

槐星指了指衣柜上方,“在隔层里。”

江从舟抬头看了眼,脱了鞋子踩在床边,伸长手臂打开柜门,透薄的衬衣下隐约透出几分坚硬的线条。

他从柜子里重新拿了两床被子。

槐星也不是傻的,看出来他应该是想要打地铺。

她犹豫片刻,心里别扭也纠结的要死,过了一会儿,男人已经在床边铺好了被子,她忍不住说:“我腰不好,睡不了地。”

江从舟气的直笑,淡淡反问她:“谁说要你睡地了?”

槐星的手指向地上的铺盖,“这不是给我铺的吗?”

江从舟冷淡扯了下嘴角,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也不知道她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离谱的念头,“不是。”

槐星下意识问:“那我睡哪儿?”

江从舟故意说:“睡我身上。”

槐星把他顺口开的玩笑当成了真,她之前只是客气而已,真要和他睡一张床,心中自然也乐意。

小姑娘喜欢脑补些有的没的,胡思乱想到面颊泛红,“哦。但我睡相不太好。”

江从舟唔了一声,“没关系,我不介意。”

时间不早,已近凌晨。窗外的月光透过雪纱般的窗帘照进屋子里,槐星先爬上床,掀开身旁的被子,肉乎乎的小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,“你进来吧。”

江从舟这个铺盖貌似白铺了。

他十分顺从睡到她身侧的位置,刚躺下不久便听见小姑娘絮絮叨叨地说:“房间有点闷,你怕热可以开空调。”

“床也有点小,但我们挤挤呢也还可以睡。”

她的声音忽然弱了几个度,似乎有点害臊,偏又有种强装大人的假正经,“不过我最近在排卵期,那个什么得小心点。”

江从舟没有憋住,喉咙里呛出几道低哑的咳嗽声。

白皙细腻的脸,逐渐抹上一层薄红。

槐星想的很简单,她是真的以为江从舟今晚是想和她发生点什么,才会想要睡她

的房间,除此之外,她想不出别的理由。

江从舟睁开眼望着她的背影,后背单薄,脖颈纤细,松软的长发慵懒散乱铺开在肩侧,她打了个哈欠,声音听着有些懒倦,“我的卧室里也没有避孕套。”

江从舟忍不住笑了笑,伸手揉揉她的后脑勺,“嗯。快睡吧。”

槐星没有谦虚,她的睡相确实不太好。

喜欢翻身,不自觉就要往身旁的热源靠近,四肢紧紧锁住他的身本,下意识往他的怀里钻。

江从舟一开始还有点不习惯,过了片刻,才缓缓将手搭在她腰间,抱着她也睡了。

槐星睡的不好,噩梦不断。

有苦涩青春年代,有灰蒙蒙好像永远都看不见光的小时候。

父亲那张脸不断在她眼前闪回,那个暴力粗鲁的男人,满身酒气醉醺醺出现在她跟前,抬手用力抓着她的头发。

她蜷缩着身本,浑身上下条件反射般在剧烈颤抖,意料之中的耳光朝她重重的甩了过来。

梦里面只剩下永无止境的暴力。

头皮疼,脸疼,心脏也疼。

槐星满头大汗惊醒过来,喘了很久的气,逐渐从噩梦中缓过神,她愣愣看着身旁的男人,近在咫尺的脸,白净漂亮,宛如神祇,看着他的脸好像能得到仁慈温和。

天已经亮了,几缕日光争先恐后照进屋里的各处角落。

明亮的光线恰好覆盖在男人的眼睛上,槐星抬手覆上,遮住里他的眼睛。

江从舟缓缓醒来,浓密的睫毛颤了颤,感受到眼球上的温度,他浅浅笑了声,声音里带着刚睡醒时独有的沙哑慵懒,“一大早就要和我玩游戏吗?”

槐星没想到他醒的这么快,笨拙的说了几个字:“有太阳。”

她正要将手挪开,江从舟忽然按住了她的手腕,哑着声说:“行,再帮我挡挡,我继续睡会儿。”

“哦。”槐星又傻傻的问:“你要吃早饭吗?”

“嗯,你叫我。”

“好。”

槐星的手指忍不住乱动,在他的鼻梁上摸了摸,眼睛一动不动盯着他的脸看,这个时间

上怎么能有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呢?这么有一个这么让她喜欢的人呢?

槐星想起来,她第一次看见江从舟这张脸的时候,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那是被巨大的美貌所冲击时的本能反应。

槐星一点都不想回忆当初她知道江从舟和乔向晚在一起时的心情,心都碎掉了。

她的一部分也跟着死掉了。

她那时候好像也根本没办法接受江从舟属于别人这件事。

槐星在他颈边细细嗅了嗅,闻到了清冽的檀木香,也闻到了男人逐渐规律的浅缓的呼吸声。

她小心翼翼移开手掌,起床关紧窗帘,然后悄悄地溜出了房间。

早上八点半,林就竟然已经起床了。

槐星还以为他看球赛要到通宵,她原本打算下楼买份早饭,当即改变了主意,“早上吃什么?”

林就泡好咖啡,抬头看了她一眼,“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槐星不慌不忙喝了杯水,“我不喜欢太油腻的。”

林就:“和我有关系?”

槐星自顾自说:“煮个粥,还有白水蛋。”

林就懒得理她。

槐星看见他拽的跟个二百五似的样子就不爽,“你去煮粥。”

林就冷笑:“凭什么?”

槐星眨眼:“因为我要吃。”

在他开口之前,她先发制人,“你自己也要吃。”

林就撩起眼皮瞥她:“我不吃。”他呵呵的冷笑:“我宁愿饿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