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第 27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974 字 2个月前

槐星高中的时候偶尔撞见过江从舟抽烟,多是和宴序他们在偏僻的楼道窗口,烟圈被风一吹就散了。

不过偏涩的烟草味,依然弥漫在空气中。停留在少年们的指尖和白衬衫的衣摆。

槐星觉得自己是个很坚强的人,但眼泪不听话,一颗颗顺着眼尾往外溢。

她悄声无息的哭,满脸湿润,梨花带雨。

槐星知道她这辈子再也不会像爱江从舟这样去爱别人了。

最纯粹、最热烈、最炽热的爱,都给了他。

埋藏在心里的那些年,无法说出口的属于她的独角戏,还是结束了。

湿哒哒的眼泪顺着下巴没入衣领,通红的眉眼,难过的似乎快要死掉了。

槐星忍着喉咙里细碎的哭咽声,悲伤到深处,再痛也只敢咬自己的手指头,怕泄出的哭声打搅到窗外的人。

泪花沾湿了她的睫毛,她抬起泛红的双眸,升腾的雾气朦胧了眼前的视线。

江从舟那张漂亮的脸,轮廓都有些模糊。

槐星抬起手指,一笔一划在空气中临摹他的五官。

她是个胆子很小的人,却为他做尽了疯狂的事。

江从舟毕业之后,槐星想要见他一面,真的太难太难。

思念成疾。

每个夜里的梦,都是他穿着十六中的校服,背着对自己挥手离开的画面。

容貌姣好的少年迎面站在绚烂的阳光,湿漉漉的汗水给他打湿了他的脸颊,白的透光。他脸上有这世间最美好的笑容,眉眼弯弯,比骄阳还要明亮。

她总是摸不到他,努力追赶也追不上少年远去的身影。

想念到了阈值,槐星就再也忍受不了。

争分夺秒的高三,难得休息的周日,坐上老旧的公交车,穿越大半个城市,扮作成熟稳重,蒙混进报春大学。

有时候会被保安看出来不是本校学生而被赶出去,运气好点的时候就能跟着其他学生混进校园。

她在脑海中幻想着和江从舟偶遇的画面,像个精分想象着她和他的聊天

但是她往往不能如愿。

十次有九次,是见不到他的。

学校太大了。比十六中大了十倍都不止,不是拐个弯就能偶遇。

但如果她不用尽力气刻意去找他,连一次见面的机会都没有。

槐星那时候在经管学院的门口蹲守几个小时,都没觉得累。

看一眼都满足。

槐星的眼泪如潮水涌入,她哭的不能自已。浓烈的情绪逐渐平息,她擦干净鼻涕,照了照镜子,妆已经花了,她看上去狼狈又可怜。

幸好她包里有气垫,仔细补完妆,气色稍微好了点。

槐星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默默地在心里说了一句——江从舟,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流眼泪。

我再也不要为你哭成这样。

地下车库里气温低,过道的风也足够冷。凉嗖嗖的风迎面吹走了江从舟身上的燥意,胸腔里汹涌的怒和怨,生生被压了下去。

等到身上的烟味散的差不多,江从舟回到车里,一言不发启动引擎。

过了一会儿,江从舟哑着声说:“我先送你回家。”

槐星轻声应了个好,她埋着小脸,“你今晚还要在我家住吗?”

离婚已经达成共识。

虽然这件事有点突然,但也应该在江从舟的意料之内,她和他不如趁早划清界限。

江从舟淡淡抿了下嘴角,平直冷硬,“不然我住哪儿?”

槐星抠了下手指头,声音微弱,“不太合适了吧……”

江从舟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攥的更用力,青筋暴起,冷冷地撂了话,“这不是还没离婚?”

槐星小声地说:“哦。”

江从舟不想对她发脾气,近几年也极少有情绪起伏如此大的时候。

路上,两个人便没有其他的交流。

车子停在小区楼下,槐星开门下车,门锁纹丝未动,她转过头疑惑看向江从舟,提醒他:“车门锁了。”

江从舟说:“嗯,坐一会儿。”

他偏着脸,双眸紧紧盯着她的眼睛,“我很好奇,那个男人有多好。”

槐星目

光躲闪,“他很好看。”

江从舟笑了笑,“比我还好看的人真的不多。”他开了窗,任由晚风乱吹,“还有呢?”

槐星沉思,“没有了,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连缺点都是好的。”

江从舟听得一怔,淡漠的目光冷冷注视着窗外,“嗯,也对。”

他沉默很久,一忍再忍。才没有将“我后悔了”四个字说出口。

江从舟呼吸轻叹,瘦长的手指拂过她的侧脸,帮她整理好被晚风吹乱的碎发,指尖似乎停留着她身上独有的香味,

甜腻缠绵。

比桃子还香的气味。

江从舟沉吟片刻,说:“星星。”

“嗯?”

“爱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美好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

独角戏是苦的。

就像一颗没有熟透的柿子。

咬下去的滋味,生涩难咽。

江从舟顿了顿,不知道要怎么说,一阵时间过后,他语气平稳道:“会有声嘶力竭的争吵,也会因为丁点小事而埋怨对方,到最后你会发现你喜欢的那个人并没有你想象中的好。”

小女孩,对爱情还抱有天真的想象。

槐星默不作声。

江从舟又说:“幻想一点点被打碎,天真渐渐被消磨。”

槐星抬起头:“我脾气很好,吵不起来。”

江从舟哽住,心情复杂嗯了声,“我是怕你以后被别人骗。”

槐星认真回了三个字:“我也心甘情愿。”

江从舟对上她这双干净的眼睛,说不出重话,他的烟瘾又犯了,手指搭在烟盒上迟迟未动,“下次带我见见他,我帮你把把关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至少我看人的眼光比你准。”

槐星一时半会儿从哪儿给他找个人跟他见面,她扭过脸,呆呆看着窗户外的树枝,故意说:“你是不是想和他抢我?”

按道理,如此自恋的话,江从舟一定会反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