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第 32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520 字 2个月前

槐星望着他漆黑的眼珠,只得点点头,“知道。”

江从舟一根根松开手指,发梢的雨滴顺着下颌滑至衣领,脸颊苍白削瘦,抿直的唇瓣泛着死气沉沉的灰白。

关上车门之前,江从舟用很客气的态度同司机说:“麻烦您了。”

雨势不见消减,车挡玻璃前腾起雾蒙蒙的水汽。

司机减速慢行,通过后视镜看了两眼后座的小姑娘,他见她十分难过,好心安慰:“姑娘,现在离婚也不是什么稀罕事,你也不用太难过,说不定以后还能复婚呢。”

不过司机见多识广也看不明白了,这对小夫妻看着也不像是没感情,说离就离。

槐星手里捏着江从舟的西装外套,她低声自语:“不会复婚了。”

司机很没素质在车里抽了根烟,“凡事不要说的那么绝对,等你长大了就懂了。”

槐星回家一言不发钻进房间,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。

江从舟的西装外套从里到外都湿透了,她把衣服洗干净后挂在窗台,望着窗外的风景发着呆,雨后的天空澄明的蓝白色。

槐星放空脑袋,什么都没想。

凉风拍过面颊,有些刺痛感。

槐星逐渐回过神,顺手关上了窗户,将风挡在玻璃窗外,她忽然觉得一种浓浓的疲倦,整个人往后仰倒在床上,抓起被子挡住了脸,被压在嗓子里的低泣,一声声的呜咽声,逐渐变深。

眼泪是湿咸的,苦涩的。

哭久了就会犯困,但槐星还不想睡觉,她慢慢从床上坐起来,去洗了把脸,这样就看不太出来哭过的痕迹。

槐星缓过情绪后,踮着脚将衣柜上的纸盒拿了下来。

盒子里都是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,高中时候每个月的月考成绩单,被范文传阅的模范作文,还有被她藏了好久的笔记本。

槐星不想再留着这些东西了。

已经没有意义。

她抱着纸盒子打开是房间门,在客厅里撞上了林就。

林就觉得她最近回家的

频率高的反常,槐星在他开口找茬之前先说:“我来还户口本。”

林就的目光扫过她怀里的纸盒,“这是什么?”

槐星抿嘴,“没什么。”

她不肯说,林就也不可能动手去翻。

槐星弯腰换鞋的时候,将纸盒放在鞋架上,胳膊肘不小心撞到边角,被撞翻的纸盒里面的东西打落在地。

笔记本是江从舟的。

前面几页有一些看不懂的化学公式。

剩下的便都是他的名字。

林就用余光瞥了一眼,看见那个熟悉的名字,眉尖微微一挑,什么都没说,伸手帮她把东西捡了起来。

槐星慌里慌张对他说了句谢谢。

林就也客套的回答了声:“不客气。”

槐星下楼找到垃圾桶,她沉默良久,忽然间又有点舍不得。

笔记本上一行行笨拙的字迹。

少女时代的她。

认真又坚定的在他的化学笔记本里写下一句俗套的情话——“永远爱你是我的承诺。”

槐星干站了几分钟,下定不了决心。

身后排队丢垃圾的人已经等不及,“小姑娘,你干嘛呢?”

槐星让出了路,抱着纸盒原路回了家。

她把纸盒放在床底下,决定这辈子都不要再拿出来看一眼。

槐星把微信上江从舟的备注从老公换回了他的名字,取消了对话置顶,聊天背景也从别人手里要来的他的毕业照,换成了微信的默认图片。

她会慢慢放下他,把他当成最普通的朋友,一位和善温柔的学长。

就像那位出租车司机说的那样,没什么值得难过。以后她会遇见更喜欢的人。

林就来敲门叫她吃晚饭的时候,槐星本来不想吃,架不住肚子饿了。

她一反常态连吃了三碗饭,吓得蒋春绮以为她怀孕了。

槐星心情不好时,说话很直接,“我们俩没有性生活。”

蒋春绮的脸白了又红。

槐星吃完晚饭坐上最后一辆班车回了学校,她也说不上来自己是什么心情,很复杂。

既觉得解脱,又确实是难过的不想说话。

临近期末,请假了大半个学期的高颜也回了学校。

槐星进宿舍,对她和赵敏说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我和江从舟领了离婚证。”

高颜说了声作孽。

赵敏唯有叹息。

她如果有这么帅还如此有钱的老公,宁肯守一辈子的活寡也不会放手。

高颜不了解具体情况,她问:“谁先提的离婚?”

槐星说:“我。”

高颜大吃一惊,没想到她居然舍得。她还以为是江从舟性子太冷淡。

高颜这会儿还真没往乔向晚身上想,江从舟和乔向晚都分手多少年了,早没关系了。

当初他们是和平分手,说明那两个人就是不合适。

高颜的表姐和乔向晚是曾经的同班同学,高颜和乔向晚一起去魔都旅过游,住了一晚上她就有点受不了。

原因很简单,乔向晚性格过于强势。

所有人所有事都得顺着她的心意,得按照她的安排做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