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第 43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3321 字 2个月前

江从舟脱了外套随手搭在沙发椅背,抬起眸懒散扫了一眼周承安,漫不经心地说:“你有心了,还知道要逗她高兴。”

周承安:“……”

他差点给气笑,说也说不过他。

牌桌上也不缺人,江从舟偏过头在她耳边低语,“你困不困?”

槐星刚喝完冰可乐,精神挺好的,她摇了摇头,“不困。”

江从舟给周承安使了个眼神,很客气的询问:“你休息会儿?”

周承安他们也才打了两个多小时,还没过瘾,他捏着手里的牌,抬头看了看他,没好气地问:“你怎么不让宴序滚蛋呢?”

江从舟一本正经地说:“你说了一晚上笑话,应该很累了。”

周承安也是服气,江从舟怎么就能厚着脸皮说这种话,平常喊他打牌十次有九次不会来,他牌技十分不错,但对这事根本不感兴趣。

拿来当消遣都不乐意。

“这把结束,我给你腾位置。”

“客气了。”

槐星也不是完全不会打牌,她只是打得少,不擅长。

小时候耳濡目染,也懂一点。

她被江从舟推到牌桌上时还有点不乐意,屋子里暖气开的很足,软糯的脸颊被熏的透红,她小声地问:“你们打多大的?”

宴序报了个数字。

槐星立马就想退缩,连忙摆手,“太大了,我不想玩了。”

一把输赢就在几千块,她卡里的钱少的可怜,今晚收到的红包都不够打一局。

江从舟知道她的顾虑,拖了把椅子在她身边坐了下来,“输了算我的,赢的全给你。”

槐星绷紧了身体,勉勉强强说:“好。”

牌桌上的对手几乎都是人精,牌技自然不差,宴序和傅斯然都没有手软,槐星刚坐下去不久就点了三家炮。

宴序笑眯眯看着她,说话也有点欠欠的,“原来今儿江总是来给我们发红包了。”

槐星输了一把心态就有点崩,她手上使了点力气推了推江从舟,咬着下唇,“要不还是你自己来吧。”

江从舟好像一点都不心疼钱,拍拍她的小脑袋,笑的如沐春风,“没事。”

“正好。”

“打发这几个叫花子。”

“日子确实过的有点可怜,你就当做了件慈善。”

槐星一时无言:“……”

宴序气的牙痒痒,半晌之后,他扯起一抹笑反击道:“失婚男人才最可怜。”

江从舟毫发无伤,挑了下眉尖,“啧,听听这嫉妒的口吻。”

宴序也不跟他客气,“行,槐星妹妹你可不能怪我,一会儿输多了不要哭。”

槐星点点头,“不会。”

她轻声补充:“又不是我的钱。”

宴序如果有天死了一定是被这两口子气死的。

果然后半场,牌桌上这帮老狐狸一点都没手下留情,槐星从上桌到现在一把都没胡过,钱倒是哗啦啦往外送。

江从舟看她打牌也不会指指点点,有时候明知这张牌要点炮也不阻止。

宴序赢得都没有什么成就感,他就不信江从舟看不出来什么牌会点炮。这个狗东西和他们打牌哪次输过?每次都像是来赚零花钱。

“江从舟,你就不能帮帮忙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看槐星妹妹输钱你很开心吗?教两把又不会死。”

“输点钱算什么?”江从舟的手臂虚搭在她的腰间,眉眼间的倦怠稍纵即逝,他慢吞吞地说:“花钱给她买点乐子,很划得来。”

宴序真是没有屁话要讲了。

江从舟这他妈的是真陷进去了啊。

一只老谋深算的狐狸,也不嫌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腻歪。

槐星打了几把就犯困了,勉强提起精神,看着宴序忽然间问道:“宴臣今晚去哪儿了?”

宴序来劲了,他倒是没说宴臣今晚的去处,反而问道:“你喜欢他?”

槐星保持了沉默,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。当着这几个人的面,好像说什么都要被误会。

江从舟掀起眼皮冷冰冰朝他投去一个眼神,慢条斯理地问:“你侮辱谁?”

“我又没问你。”

“不会说话就闭嘴

。”

“你吃醋了。”宴序非常满意看见江从舟这幅冷冷的棺材脸,“我弟弟的姿色和你不相上下。”

年轻还没有婚史。

简直般配。

江从舟帮槐星摸了一张牌,自摸胡了。他一边笑着说:“我是真的很好奇,你到底哪里来的脸皮说出这种话。”

宴序怼不过他,就只能使用单薄的物理攻击,“老男人,真刻薄。”

江从舟眼睛里的笑意就更深了,“你不是和我同龄?”

“……”

“哦,想起来了,你比我还大两个月。”

“……”

槐星听他们俩吵架觉得还挺有意思的,她也很少看江从舟这样对别人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