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第 50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5684 字 2个月前

槐星的心情不是很好,挂了电话后就有点后悔。她拿不准江从舟有没有生气,有些苦恼坐在椅子上发呆。

“江从舟不是帮你回去拿电脑了吗?应该没你的气吧。”

“可是我觉得他刚才说话好冷好硬。”

槐星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理作用,刚才江从舟发来的微信消息,短短几个字看着都硬邦邦,很没有感情。

赵敏没谈过恋爱,不懂小情侣之间吵架了都是什么样子的,“他骂你了?”

槐星摇摇头:“这倒没有。”

他生气了的时候说话都很温和,听不出别的情绪。这个男人很擅长遮掩神色,至少表面上不会让人看出喜怒。

“是不是你多想了!我真的觉得他脾气好好啊。”

可能是赵敏见过的好男人不多,这年头像江从舟这种做什么说什么几乎都不会推脱的人真的不多。客气礼貌,教养极好。

槐星无意识咬了下唇,“不是的。你觉得他脾气好,是因为你和他不熟。”

赵敏:“……”

这确实,她和江从舟,连话都没说过几句。

槐星耷拉着眼皮,叹了口气,“他其实一点都不好说话,也不好糊弄。”

赵敏恍然大悟般哦了声,但她也能理解江从舟为什么会不高兴,“你为什么不想让他来学校啊?”

“很复杂。”

“?”

“我觉得我们迟早还是要分手的。”

“你也太没安全感了。”

槐星嗯了嗯,并不否认这一点,她怕和江从舟分开,更怕分手之后连朋友都没得做。

赵敏把椅子拉到她面前,坐了下来,“你这才刚和好,怎么就想着分手了?”

槐星一板一眼和她解释:“是假设,不是我想。”

“你考虑的也太多了!”

“我控制不住。”槐星抬起水汪汪的眼眶,眼尾湿润泛红,神情有些委屈,声音听起来也蔫巴巴的,“我现在就是个脆弱的玻璃心小女孩。”

“……”赵敏只能

说:“谈恋爱作一点好像也没关系。”

槐星吸了吸鼻子,又抬手擦了擦眼泪,语气很小心翼翼,好像急于在寻求心理安慰,“你说他喜欢我多一点,还是他前女友多一点?”

赵敏长长呃了声,万万没想到她还在纠结这种事,“你之前不是说江从舟和他前女友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吗!?”

n年前的事情怎么还记在心里。

槐星又不想告诉她自己喜欢江从舟已经很多年,“可人都是喜欢比较的嘛。”

赵敏说:“他现在的女朋友是你不是她前女友不就已经说明问题了吗?”

“好像也是。”

“星星。”赵敏看着她软白的小脸,心也跟着软了软,“你是不是很喜欢江从舟啊?”

感情太深,才患得患失。

槐星扭过脸,有些拧巴,“普通喜欢。”

“嗷~~”

高颜抱着电脑从图书馆里回到宿舍,还给她们带了果茶。

她为了写论文查了一天的资料,整个人都快要累的瘫下,“我现在又累又饿,我们今晚出吃顿好的吧。”

槐星也想出去透透气,“你想吃什么?”

“火锅。”高颜又想起来槐星不能吃辣,“烤肉也行。”

“我也想吃火锅了。”

“你不是不能吃辣吗?”

“点个鸳鸯锅就行。”

“好。”

校门外的商业街,有好几家知名连锁火锅店。不早点过去都要排队。

槐星她们趁着大一大二的还没下课,提前取号,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。她有点心不在焉,捏着手机犹豫要不要给江从舟发条短信。

要不然就叫他一起过来吃顿火锅,哄哄他。

过了一会儿,槐星等她们点完菜,小声地问:“你们介意我把江从舟喊过来吗?”

赵敏表示完全不介意。

高颜也说:“刚好让他过来买单。”

“行,我问问他。”

槐星打字很慢,认真谨慎的斟酌词汇,先是发了一条——

【你拿到我的电脑了吗?】

等了两分钟,槐星还没等到他的回复,于是她又在忐忑的心情中又发了一条——

【我们已经在火锅店了,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火锅?】

这句话发送成功后,槐星才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。

赵敏看着她问:“怎么样了?你老公怎么说?”

槐星喝了口柠檬水,“他还没回我。”

赵敏想了想,“可能还在路上。”

槐星觉得也是,过了没多久,她忍不住盯着她们两个问:“江从舟会不会生我气,故意不理我了?”

赵敏觉得江从舟不是这么幼稚的人,“不会。”

槐星盯着屏幕上方的时间点,“可是已经过去快十分钟了,他还没回我。”

“才十分钟!而已!”

“你找什么急!”

槐星的眼睛时不时就要瞟一眼手机,“但是他平时都很快就回我消息的,很少让我等十分钟以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觉得他不爱我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说他是不是有了别的喜欢的人了?”

赵敏和高颜面对这双乌溜溜的圆眼珠,一时无言。真他妈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这让她们怎么回答?

槐星好像也不需要她们的回应,自顾自地说:“他公司里好多美女,我实习的那段时间,好多人趁着去楼上办公室交文件,去偷看他。”

更过分的是,还有人问江从舟的助理要他的私人微信号。

宁肯留下来加班,为了多看他几眼。

私下还偷偷要照片。

槐星想到那些腰细腿长高学历的大美女,很容易就自惭形秽,“老实说,我没她们漂亮。”

“妹妹,要不你再喝杯柠檬水?”

“头发没她们长,胸也没她们大。”

赵敏实在是受不了了,真诚建议,“你给江从舟打个电话吧!”

不要再继续折磨她们两个了。

槐星觉得她这个建议不错,于是摸出手机拨通了江从舟的电话号码,没有听见嘟声,而是一道机械性的女声,“您好,您拨打的电

话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电话断了之后,槐星的心情稍微好了点,“难怪没回我的消息。”

赵敏吐槽:“你看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。”

“唉。”槐星叹气:“但我心里还是不踏实。”

她都没什么心情吃饭了!

江从舟这段路开的很快,导航仪一直在提醒他已经超速,男人紧紧绷着张冷冰冰的脸,下颌线条有些冷硬,神色有些凝重。握着方向盘的手,攥的十分用力,指骨发白,腕部的青色血管若隐若现。

前方路口忽然跳转成红灯,江从舟急刹停稳车子,顺手去摸了摸放在另一侧的手机,才发现因为电量过低关机了。

他动作有些粗鲁扯过充电线,给手机充了电。

这一路有很多个十字路口,偏偏每个都是红灯。

好像连老天爷都在和他过不去,人越着急的时候,就有越多的障碍。

江从舟把车开到宿舍楼下,重新将手机开了机,看见她之前发来的消息,立刻给她回了通电话。

先前两通电话迟迟没有人接,等到了第三个才被人接起,那边很是吵闹。

槐星没有给江从舟的手机号码备注,赵敏帮她接电话的时候以为是学校里送快递的,直到听见江从舟的声音,才反应过来。

江从舟捏紧拇指,脸色还算镇定:“你们在哪个火锅店?”

赵敏报上了地址。

江从舟说:“我现在过来。”

挂了电话后,赵敏看着已经有点醉态的槐星,摇了摇她的肩膀,“星星,你老公过来了。”

槐星刚才没忍住喝了两杯啤酒,酒意上头,脑袋就开始昏沉,人还是清醒的,但也没有那么清醒。

很想发疯。

她低垂着脑袋坐在角落里,眼睛呆滞放空,看不出来在想什么。连赵敏和她说话都没有听清楚,她愣愣的抬起脸,“你说什么?”

赵敏重复了一遍:“你老公来了。”

“哦。”槐星微微仰着脸,“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