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7章 第 57 章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4286 字 2个月前

饭后周承安把压箱底的游戏机拿了出来,两两组局对打。

槐星不擅长打游戏,任何游戏都很菜,但她又是属于人菜瘾大类型,看见游戏机就打起了精神。

第一把刚开始,周承安没有手下留情,逮着她往死里打。

槐星打不过他只好四处乱窜,但逃命的速度赶不上他追杀的速度,还没跑进安全区就被他打没了血条。

周承安杀完她还洋洋得意,“你这技术确实不怎么样啊。”

槐星气忍住扔键盘的冲动,扭过脸不理他。

周承安忽然笑了起来,又继续说:“你之前是不是打王者荣耀还被对手点赞过?”

槐星不太高兴抿直了嘴角,“打游戏的时候您能闭嘴吗?”

周承安十分嘚瑟,“这不是怕你无聊吗?”

“谢谢你,但是我不无聊。”

江从舟倒是一句废话都没有,在周承安有空哔哔赖赖的时间里,悄声无息摸到他身后,两三刀砍没了他的血条。

此后几句,江从舟就跟疯了一样,一通追杀。

周承安在游戏里被打的抱头鼠窜,哀嚎连连,打游戏这方面他确实不是江从舟的对手,出来就死,最后被杀的没脾气,“江从舟,你能不能不要像个疯狗似的。”

江从舟的声音毫无起伏,“电子竞技,菜是原罪。”

周承安忍不住说:“没意思。”

江从舟的笑声听着很像嘲讽,“输不起。”

周承安扔掉了手柄,懒洋洋靠着身后的枕垫,“你就是在报复。”

江从舟往后仰了仰,姿态慵懒背靠沙发,伸长的手臂轻轻捞过槐星的肩膀,眯着眼睛神态好似有些倦怠,“为妻报仇,应该做的。”

周承安决定下次不和槐星一块玩游戏了。

到底是谁输不起?

明明就是她!

墙壁上挂着时钟,时间不早不晚,江从舟闭眼休息了片刻,起身准备带着槐星离开这里。

槐星的手一直被他篡在掌心,她忽然停下脚步,扭过半边身子,圆圆的眼睛盯着他的看。

周承安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发毛,他也没做任何亏心事,但怎么就那么心虚呢?!

江从舟抿直唇瓣,“怎么了?”

周承安很好看吗?不是他不谦虚,周承安貌似没有他长得好看吧。

大学期间,问他要联系方式的人,也比不过他。

槐星就这样直勾勾盯着周承安看,他实在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槐星用清润的嗓子说:“你能让你家阿姨把今晚沾梭子蟹的调料方子发给我。”

周承安:“……”

尼玛。

他极其敷衍地点了点头,忍了半晌还是没忍住,“你下次别这样盯着我看,搞得我以为你看上我了。”

槐星用很无语的眼神看着他,“你能不能别侮辱我了。”

小姑娘秀气的眉毛皱在一团,“这比你刚才在游戏里杀了我还让我难受。”

周承安:“……”

也就江从舟受得了她的臭屁。

一般人还真招架不住。

周承安家住的地方离江从舟的公寓不算远,两人步行回家。

槐星走到一半就被江从舟背了起来,她挽住他的脖子,絮絮叨叨和他说了很多没营养的废话。她怕自己停下来就又忍不住去想她父亲的事。

槐星说的自己都有点烦了,“你在听吗?”

江从舟稳稳当当托住她的身体,“在听,你说你想考研,又想上班。”

其实槐星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,“你觉得是考研好还是工作好?”

过了一会儿,江从舟才慢慢地说:“我当然是希望你考研。”

毕业季总会面临各种各样的选择,考研和工作,是很多人选择的难题。

“我再想想。”

“离十二月还早,你有足够的时间慢慢想。”

“你说的对。”

温柔的月光,像洒在他们身上的珍珠粉,璀璨明亮。

快走到小区门口,槐星从他的背上跳了下来,主动牵住他的手,她的肚子已经有点饿了,“我现在就想吃螃蟹。”

江从舟眼皮都没动,“不行。”

他说:“螃蟹性凉,不能吃太多,小心拉肚子。”

她今晚吃了半盘的梭子蟹,他已经很纵容她了。

槐星犯谗的时候恨不得对他撒泼打滚耍赖皮,她气愤到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抽出来,“你难道想把你的孩子饿死吗?”

江从舟勾唇笑了笑,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,就让他先饿着吧。”

槐星的小腹很平坦,她反击道:“再饿了一会儿,孩子就没啦!”

江从舟愈发觉得她说话可爱,笑容逐渐变深,唇角忍不住往上翘,他开玩笑的时候也能做到一本正经,假模假样的叹气,“是我和这个孩子没有缘分。”

“你真不想当爹了吗?老来得子不容易呢。”

“以后我会再接再厉。”

“我不跟你鬼扯了,小气鬼。”

槐星想把他关在电梯外,轻而易举被身后的男人拦住了腰,满抱在怀中。

江从舟哄她说:“冰箱里还有汤圆,吃汤圆好不好?”

槐星很难抗拒他这样温柔说话的方式,“行…行行吧”

江从舟只煮了一碗汤圆,槐星吃的时候总觉得不好意思,把碗推出去,“你要不要也吃点?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你都不饿的吗?”

江从舟只是摸了摸她的头,“能吃是福。”

槐星吃饱后躺了半个小时,在宿舍群里聊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。

赵敏说她现在变得很作!

槐星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,理直气壮,“作点怎么啦?我又不是给他当二十四孝女友的。”说完她又心虚地补充:“也没有特别作吧。”

就还行。

小女孩子谈恋爱不都这样吗?

你爱我,你不爱我了。

我要这个,我不要那个了。

她每次吃饱后就特别疲倦,休息完之后去浴室洗漱,仔细照了照镜子,发现自己的脸好像圆润了一圈。

槐星把江从舟叫进来,如临大敌:“我胖了吗?”

江从舟迅速冷静,睁着眼睛说瞎话,“并没有。”

槐星很是怀疑,“是吗?”

江从舟捏了捏她的脸,“都没肉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