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3章 番外【防盗已关,可以正常阅读】(1 / 2)

星星不说话 明月像饼 2492 字 1个月前

江从舟原本是想接她回家,但时间还早,突然少了个人,游戏也玩不起来,还十分扫兴。

槐星拉着他的手,让他坐在自己边上,客气一问:“你要不要玩?”

她以为江从舟不会和他们玩这种幼稚的游戏,可他随口应承了下来,“可以。”

槐星有些惊诧,“你会玩这个吗?”

江从舟嗯了一声。

第二次抽牌,法官还是蒋又坤。

槐星这次抽到了一张狼人牌,她最讨厌玩狼人牌,撒谎都不知道怎么撒,怕被别人看出来。尤其是对视的时候,特别心虚。

【天黑请闭眼。】

【狼人请睁眼。】

槐星毫不犹豫指认宴臣,第一轮就要把他给干掉。

……

【天亮了。】

【昨晚是平安夜。】

【请玩家随意发言。】

宴臣已经憋不住,冷笑了两声率先开口,“昨晚刀口在我这里,我是女巫,我救了自己,上来就会杀了我的人,除了槐星就没有别人。”

槐星小声反驳:“你不要带节奏污蔑我。”

宴臣翘着二郎腿,“呵,做贼心虚。”

槐星有些懊悔,还真是冤家,竟然被他抽到了女巫牌,她是绝对不能承认的,“我觉得你是个好人,我也是好人,其他人都知道我们俩会吵起来,所以杀了你污蔑我,你学的聪明点嘛。”

宴臣一针见血戳破她话中的漏洞,“栽赃嫁祸你有什么好处吗?你留下来也没啥用。”

槐星忍不住又和他吵了起来,“我是预言家!”

“别搞笑了。”

“你针对我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宴臣特别嚣张的说:“今天投不死你,我就用毒药把你给毒死。”

槐星要被气炸了,扑过去又要掐他的脖子。

宴臣早有准备,用抱枕挡住她的攻击。

她的脸蛋被闷得红红的,乌色长发如水铺开,打闹间宽松的裤腿微微向上翻卷,露出半截纤细雪白的小腿。

宴臣一点都没有让着她,该躲躲,该闹还是闹。

江从舟的眼神十分的冷,蹿升的怒气让给他难以平息,他不耐烦打断这两个人,看了眼蒋又坤,随即翻了自己的牌,“我自爆,带走女巫。”

男人的声音很低沉,夹杂着冷冰冰的寒气。

江从舟拿到的是猎人牌,可以随意开枪带走一个人。

客厅忽然就安静下来,槐星隐隐约约听出了江从舟话中的怒气,讪讪从沙发上慢慢爬下来,但她不知道江从舟为什么生气,不喜欢玩游戏?还是觉得他们太吵了?

蒋又坤及时继续游戏——“警长开始归票。”

槐星被全票给投了出去,

蒋又坤将她的号码牌盖上,“说遗言。”

槐星的遗言说的都很苍白,“我真不是狼人呀。”

出局之后只能观战。

江从舟搂着她的肩膀,安安静静的,一直没有作声。

宴臣好像完全不会看脸色,仗着自己和槐星现在都是“死人”,死皮不要脸挤过去,主动讲和,“我们商量一下,不要再互相伤害了。”

槐星说话声音小小的,因为没有底气,就显得没有那么理直气壮,“真不是我刀你的呀。”

宴臣翻了个白眼,“不要装了。”

“本来就不是我嘛。”

“你有本事看着我的眼睛撒谎。”

他俩凑在一起,话总是比别人要多。

江从舟默不作声搂紧了她,骨骼因为掐的太紧而发白,他是不太喜欢看见槐星和宴臣这样亲密的交谈,而且他不认为男女之间有纯友谊,青梅竹马也该保持合适的距离。

江从舟又不能因为这么点事就对她发脾气,太过小气。